王嘉尔的圣诞树

英雄救美

注意⚠️:宜嘉嘉宜无差 第一人称 段宜恩视角
请勿上升真人

我今年16岁,被迫穿上裙子,并且正塞在一个垃圾桶里。

俄亥俄州的传统高中,炎炎夏日里闲出屁男孩们的无聊项目:把亚裔娘炮男孩扔进垃圾桶。

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真的娘炮,虽然没那么喜爱除了滑板之外的户外运动,最大兴趣是窝在家中打游戏,和很多普通宅男一样。但是又有不一样:我喜欢男的。突然全校好像都知道了,我并没有将自己的性取向昭告天下的特殊癖好和勇气,不知是哪位仁兄传出去的。

我的朋友,王嘉尔。我叫他朋友,但我们不是朋友,可以说,不太是。毕竟上个月他才拒绝了我的告白。我喜欢他滴溜溜的大眼睛,可爱非常,打篮球时闪闪发亮的白嫩肌肉,在一群白人中不甚高大的身影却灵活而矫健。

趁着他运动完冲澡,我把他堵在没有人的更衣室,强吻他因为蒸汽显得艳红的嘴唇,他头发没有擦到全干,有细小的水滴流到我的脸上。我说我喜欢他。他的脸和耳朵红得比他的拳头快。他一拳把我打倒在地,狠狠地擦着嘴唇,骂我:“变态!娘炮!”

骂我的时候还是很可爱,我没救了。

以前我们可以算朋友,毕竟在同一个高中,同一个年级,还都是华人。我是二代移民,在美国土生土长,王嘉尔来自香港,以前一直在香港读国际学校,英语很好,因为父母工作变动才来的我们高中。他一来就很受欢迎,长了一张不分种族都觉得好看的帅脸,运动很好。听说以前还是练击剑的,篮球也打得很好。我,段宜恩,白斩鸡身材,运动能力为0,学习挺好,每周固定购入新出漫画的怪胎。

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来就注意到我这个可怜虫了,被踹在地上拳打脚踢估计还是挺引人注目的,王嘉尔犹如天降神兵,大声吼着要那群闲出屁白人男孩们住手,还把我扶了起来。英雄救美啊。我挺不屑的,这种正义感爆棚自以为是的人我见多了,真心哦普索有。

后来他老是救我,眨巴着他可恨的大眼睛,露出他的招牌笑容,烟嗓糯糯的邀请我和他一起吃饭。我段宜恩哪里受过这种殷勤,自诩一匹孤胆狼,虽然总被一群老鼠群而攻之打趴在地。和他亲近了些之后,找我麻烦的人少多了,而且食堂里每周一轮的土豆泥炸鸡块菠菜豌豆吃腻了,王嘉尔妈妈带的中华料理便当显得无比美味。当时我嘴里还嚼着一块红烧蹄膀,酥烂可口,肥而不腻,简直香在我口甜在我心。王嘉尔笑出小括弧:“好吃吧Mark!我妈的拿手菜,我以后也要学。” “好啊,你学了做给我吃。”我当然满口答应,和王嘉尔做朋友,只赚不赔。

喜欢这件事,自然而然的。梦里突然有他。我对着他的facebook头像自慰。那张自拍被我放大无数次,他穿着背心嘟着嘴,趴在镜头前,有沟。有沟必火啊,我想。邪火每晚随着团成一团的卫生纸被扔进垃圾桶,又在每一次回想起他勾住我脖子的白嫩臂膀,对着我说话有着唇珠的粉嫩小嘴时重新燃起。熊熊烈火烧得我心痒痒,每周新漫画照买,超人是否复活我却都不再关心。

“嘎嘎。”我在学校叫他的粤语小名,很自豪。那些窥视他的白人女孩,企图和他称兄道弟的其他男孩都不能叫这个名字。只有我。Jackson是大家的,嘉嘉是我一个人的。他呼啦啦的跑过来,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Mark明天下午去我家里玩,顺便教我做一下作业喽,你成绩那么好。” “不行,我有事,听说海王救了超人,我要租碟看。” “呀!段宜恩!你这个呆子…”我喜欢听他叫我的中文名字,仿佛我也是他一个人的。“那我们先看完碟我再教你写作业好不好呀。”我看着他湿漉漉的狗狗眼,委屈的撅起嘴,太可爱,真的太可爱了,我忍不住伸手捏起一块他的脸肉。“很痛的!”他一把打掉我的手,“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看下你的呆子动画片。”

他在俄亥俄的家不大,毕竟也不是定居,但是很温馨,一看就是被父母宠大的小孩。我的父母也很爱我,只不过家里小孩有点多,也就比较放养。他墙上贴着很多奖状,还有几个奖杯,都是他在香港击剑赢来的,“还有很多在香港家里。”他很骄傲的说。我死死盯着那些照片,王嘉尔被簇拥在鲜花里,王嘉尔戴着金牌被抛起来,王嘉尔和女同学的合照。都是我错过的他的成长痕迹。他问我喝不喝咖啡,不过只有速溶的,我应了一句,过了不久他就端了咖啡上来,只穿了一件背心。我突然感到无地自容,那件背心,是他的facebook头像上那件。他给我倒了咖啡,给自己却倒了牛奶“我不爱喝苦的。”他皱着脸,撒娇一样说着,仰头喝奶,喝完眼睛亮亮的,有那么一滴两滴偏离轨迹,顺着他的下巴滑下来。我心想不妙,那一股邪火逐渐攀附我的下腹,逼得我飞速尿遁。

在他家卫生间里匆匆自泄,我冲了两次厕所还打开排气扇,火是下去了,心里却不是滋味。出来找了个借口就溜回了家。我段宜恩的自控能力居然已经差到这个地步,当着人家面就直接“起立”,这可不妙。我决定与他保持距离一段时间。王嘉尔自然是不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的,他只是很失落为什么我突然不再和他玩耍,与他同行,甚至拒绝他的美味妈妈牌便当。

我当然想得紧。我想他的大眼睛小括弧,挺翘鼻尖杰尼龟嘴,想他一身的白嫩,健康有弹性的肌肉。全身上下没有我不想的。和他保持了距离,那邪火却越压越嚣张,终于有一天得爆了。我很郁闷,这一爆可牛逼,去更衣室堵人告白,好像花光了我一辈子的勇气。

从那之后我俩可以说彻底掰了,他视我为空气。闲出屁男孩们卷土重来,伴随着我是基佬的传闻愈演愈烈,今天在我课本封皮上写“fag”,明天把我锁在厕所隔间里不让出来。在我又被踢倒在地的时候我看见王嘉尔了,他从我身旁路过,喉结动了动,没说什么就走了。

英雄不救美了。我顿时心生悲凉,觉得以前的自己不知好歹。

终于造成现在的状态:16岁的我,被迫穿着裙子,在放学后被扔进垃圾桶里。这裙子不知道是哪个臭小子偷拿可他家老娘的,在我身上又短又紧巴巴,夏日高温使得垃圾桶臭气熏天,有香蕉皮在身下黏糊糊的贼恶心。这垃圾桶比我还高点儿,自己爬出去还挺困难。在我决定殊死一博时,一颗脑袋慢慢的从垃圾桶上方出现,又清又亮的大眼珠子瞪着我:“段宜恩你是猪吗,不知道呼救!” 这是这一个多月里他第一次和我说话,我傻乐:“是猪。”

他也不太高,踩着凳子可算是把我拉出去了,不然这三伏天我人都得发酵。“王嘉尔,我还是喜欢你。”我穿着不合体的裙子,屁股上粘着香蕉皮深情款款。可能是这画面太辣眼,他脸部抽搐了两下,却没像上次那样给我一拳骂我变态。“你…我家离学校近,你去我家冲个澡换下衣服吧。”他扭扭捏捏的说。我心中窃喜,“听说海王救了超人,上次还没看完,这次还能接着看吗?”

他答应了,我得意洋洋。到后来,我才不在乎海王还是谁救了超人,我只知道,王嘉尔会一直救我。

评论(12)

热度(66)

  1. 沫🐳汐王嘉尔的圣诞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甜的